Facebook这下会非死不可吗?今日头条、360如何避免“”用户

2018-04-01 02:15

  今日最新消息, Facebook又被伊利诺伊州库克郡起诉泄露数据,虽然并没有提出总的赔偿额数字,但诉讼指出,根据伊利诺伊州当地法律,对于每个受影响用户,罚款额将达到5万美元。如果者年龄超过65岁,那么罚款额还将达到10万美元。

  这还只是一个州,如果其他州也提起类似诉讼……泄密门事件一共波及了5000万Facebook用户,每人赔偿5万美元,5000万乘以5万……00美元。

  尽管罚款不太可能按照5万美元的上限来执行,但这起诉讼如果胜诉,也够Facebook赔个底朝天的。

  而此次事件,除了让扎克伯格(Facebook创始人)焦头烂额,恐怕也是特朗普上任以后的最大危机。

  很多年前有这样一个段子,如果一人一票,不管评选什么马化腾都可以轻而易举地获胜,他只需要发个QQ弹窗许诺给每个选他的人发Q币就可以了。

  据《纽约时报》和《卫报》这两大英美主流周末报道,英国的一家基于数据分析的咨询公司剑桥分析(Cambridge Analytica)被控利用Facebook的信息管理不力,窃取了高达5000万名Facebook用户的个人资料,在2016年美国期间帮助帮助党候选人、现任总统特朗普投放针对性的广告。

  比如对民粹,就推送特朗普号称美国,赶走外国人,在墨西哥边境建墙之类的新闻,激发他们对特朗普的支持。

  对于商界的精英,则推送特朗普上台后肯定减税,大力发展商业等新闻,以获得他们的共鸣,从而支持特朗普等等。

  同时,还要大量对希拉里不利的,比如希拉里贪污、受贿,还弄恋童派对等等,的推送给这5000万用户,使之支持特朗普。

  英国一家连续两天暗访片段,英国剑桥分析公司首席执行官亚历山大•尼克斯等高管这家企业“”了美国和肯尼亚等国家的总统选举。尼克斯20日遭。剑桥分析公司在他执掌期间涉嫌窃取社交“脸书”5000万用户的信息。

  暗访中,为招揽记者装扮成的潜在客户,尼克斯“夸口”说:“我们不仅是全球最大、最具影响力的咨询公司,也是成效最多的(公司)。我们需要藏身暗处,在不同渠道发挥作用。”

  “我们犯了错误”,在沉默了五天之后,扎克伯格终于不得不亲自出面道歉,就用户数据外泄事件作出详细解释,承诺未来会加强对第三方应用的数据管理。

  据界面新闻,一些分析人士认为,精准投放的广告是Facebook这类社交平台的原罪,它让用户得不到完整的有效信息,还让论和假新闻得以大行其道,潜移默化地选民的决策。但也有专家学者表示,Facebook当前面临的只是数据窃取危机,提高技术安全门槛便能轻松化解,而精准投放广告的过程本身符合逻辑,说它“”纯属无稽之谈。

  3月20日晚上,经管学院伟伦楼,经管学院院长钱颖一教授对话今日头条创始人兼CEO张一鸣。

  钱颖一:不同于传统的新闻客户端,今日头条没有采编人员,运转核心是一套由代码搭建而成的算法。算法模型会记录用户在今日头条上的每一次行为,在海量的资讯里知道你感兴趣的内容,甚至知道你有可能感兴趣的内容,并将它们精准推送给你。但这种利用人工智能来定向推送也会带来问题,就是如何防止推送使得大众获取信息的领域越来越狭窄?

  张一鸣:这个问题我们很早注意到,在推荐里面是一个专门的课题,但是并不是不可解的问题,是可优化的问题,探索和是一个平衡,探索性太强内容的精准性差,太多又觉得信息太窄。

  我们做几个事情,产品上提供更多的发现机制,有频道、关注、搜索,给你主动探索信息。第二,如果是公共话题用户都会看到,我们也有同事进行内容的干预。第三,从算法上来说,个性化推荐不是为个人推荐,本质上是协同推荐,我推荐跟我具有相似特征人的内容,推送有一个泛化程度,首先个人是的独特的个体,经管的学生是相似的个体,的学生是相似的个体,所有学生是相似的个体,中国用户是相似的群体。

  推荐的泛化能力是可以控制的,并不是只给你推你感兴趣的内容,其实是人人使用并且为人人贡献,这个度我们可以平衡的。刚才说的还是泛化,我们尝试给不同人推不同的程度,现在已经有很大的改善了。最后声明一点,根据兴趣推,不是根据观点,同一个内容不会只推正或者反的观点,都推。

  钱颖一:所以从你们企业的角度有意识,要努力。全球对平台型科技企业的监管都在趋紧,你认为这会对平台型企业的发展产生什么影响?今日头条会如何面对?

  张一鸣:我觉得,这是整个科技行业都必须重视的问题。科技让杠杆变大,让规模变大,科技平台慢慢变成一个基础设施,像运营商、电力一样。互联网越来越大都会面临这样的问题。平台型的企业应该主动提高透明化的程度,主动去沟通监管,主动向说明。这是平台型公司的必修课。

  3月22日,周鸿祎就Facebook信息泄漏事件发表评论文章。文章中,周鸿祎认为,这次Facebook的,是一次网络安全事件,事件中出现的问题,“不能视为技术层面上的漏洞”。

  他称,我们应该关注到的核心点是互联网公司应该如何、如何使用用户隐私信息数据。无论还是互联网公司,应该有相应的政策法规来规范用户隐私信息数据的使用,不能让用户成为透明人。

  周鸿祎表示,Facebook这个事件印证了他这次在期间提交的一个提案。在提案里提了关于“用户隐私信息三原则”三点意见。第一,明确用户数据信息是用户个人资产的原则。第二,保障用户对数据信息使用的知情权、选择权原则。第三,明确互联网公司用户数据信息安全责任的原则。

  最后,周鸿祎呼吁,在互联网公司之外,层面应该积极推动法律法规相关政策的完善,对违规使用用户隐私数据信息的个人、机构企业,应该给予严厉处罚。

  当我们欢欣于互联网时代的信息资讯的极大丰富的时候,我们对世界的看法,我们所获得的来自世界的知识,却很可能正在被某些掌握资源与技术的主体去形塑、操控、摆弄,也许,越是先进的技术越是宜人的用户体验,越是得来全不费功夫的资讯大餐,人才越是需要保持。越是需要在信息时代的漩涡中,去坚守判断力的敏锐。